北岸常识网
首页 生活 护肤 文学 育儿 健康 急救 法律 安全 养生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健康 >

父亲腰间那把生锈的钥匙

时间:2018-01-13  

  风吹的有些萧瑟,虽然还没到冬天,但还是吹的我不禁打了个寒颤。路边的桂树,此刻应该还在睡着。无力的抓住那几朵小桂花,随手一抛,吹一口仙气,便吹得它们漫无目的东撞西撞。忘不了接到噩耗的情景。妈妈电话中说父亲要做化疗,我顿时就泪如决堤。扔下电话慌不择路地冲上一辆出租车,逃命似地奔向医院。一路上瓢泼大雨,豆大的雨点使劲拍打着车窗,它们簇拥着挤在窗外窥探着我崩溃的神情。尽管雨刷器不停地刮着车窗,但是眼前全是模糊的。不知所措的心像脱了轨道的火车漫无目的向前狂奔。我赶到医院,腿软的已没有了力气,似裹满淤泥挪不进父亲病房。于是蹲在没人的地方抱头呜咽着。最终,我没有攒起足够的勇气去就面对他。因为我一直以为父亲会永远陪伴着我。

  安静的病房里,父亲躺在洁白的床上。他深陷的眼窝,微翕的干唇还有胳膊上青紫而干瘪的血管,都在诉说他的虚弱与无力。一会儿撩开沉而疲倦的眼皮,看见我还在床边他又安详睡去。他使劲全力地攥紧我的一只手,我也轻轻摩挲着他的手,回应着。我们彼此拥有的时光,就这样如流沙般从指缝中逝去。往常的离别多是父亲出差,或探亲,是有去有回的,而这一次我要面临的是一趟没有归期的列车,没有接站时间。最钻心的疼痛莫过于挚爱你的人渐渐消失在你视线的尽头,期限是-----------永远。

  我买了一份糁,几根油条,便急匆匆往家赶。身上这件小外套似乎不起什么作用,风一直在我身上打转,有些不自在。几乎是拖拉着两条腿,我回到了家。突然,我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带钥匙!此刻,我可爱的钥匙现在一定正惬意地躺在沙发上吧?不过,这种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。我泄了气,不知所措地坐在门口的凳子上。不知怎么的,在门口的凳子有些左斜。突然,凳子其中一个脚上的一个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。那是一张被水浸过的纸,正贴在凳子的凳脚上。好奇心促使我打开了它:小家伙,观察力不错,忘了带钥匙了吧,喏,下次别忘了。一把生了锈的钥匙从纸筒里掉了出来。霎时,我待在了原地。空气似乎也凝固了,我的眼角不禁湿润了,泪水落在了那字迹模糊不清的纸上……
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