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岸常识网
首页 生活 护肤 文学 育儿 健康 急救 法律 安全 养生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生活 >

我喜欢冬天,胜过其他三个季节

时间:2018-01-16  

  今天,我从我的工作里抬起头来,阳光已经软弱无力,可以用来写信的时间照例浓缩成了一个小时,实际上我不想把时间弄得如此分秒必较,如果我是个赌徒,给你写信不亚于走入一个巨大的赌场,如果我是喜好吃荔枝,给你写信就是生活在荔枝园内的盲人,醒来伸手摘荔枝,而且荔枝当季。

  昨天跟我的导演朋友请教,她如果想要拍一个电影,有了故事,接下来怎么实现呢,她说,首先要找演员,找什么人来演什么角色,然后要找拍摄的空间,找那些场景去实现这个故事的发生地。然后她需要美术让场景的细节具体化,而灯光让当日的场景光线和氛围合乎她想要的准则。所以,关于氛围,我当然有很多心得,写小说本质上就是制造氛围,情节推进并不是唯一重要的东西,有时候,小说可以大段大段地缺乏情节,人物啥也不干,也不说话,也没有表情,你营造了街巷的氛围,营造了天空和街巷的关系,营造了一个小城在午夜两点仅有的一点灯光,和树影与月色的关系,这不是抒情散文,想想之后一个女人独自一人走进林间,她躺下,她打算好好地休息一下,从她的家庭里面逃脱出来,不做妻子也不做母亲,只是跑到小树林里手脚张开地睡一觉。小镇上的郊外,初冬天气,晴天,有微弱的光,独自出门的女一号,她要干的事别人无法理喻,但是在小说里面是合情合理的,这就是氛围给了她空间以及情绪的合理性。

  我花了很多时间研究什么样的氛围里,发生什么样的事会比较好。情欲的氛围一定要罗曼蒂克的嘛?不一定,有反差的氛围也不错,在公司的杂物间,一对男女打算在仓促中来一发,同事们的午休时间,白炙灯高悬发出一点儿噪音,她坐在窗台上背对着光,可以想像,逆光把她勾勒出来身体的形态,也许她比较胖?男一号迎面顶上,如此而已,他们能够听到电梯间电梯到达叮咚的一声,或者幻听到工人来杂物间敲门,慌乱,激烈,短促,释放。挺好的。足够有质感的氛围,值得为此死一个人物,值得他吼叫,值得她奔跑,值得所有的人向同一个地方张望,光线昏暗的狭小空间,开阔的废墟,一望无际的草原里,一辆正在暗夜中开来的车,我喜欢故事发生在冬天胜过其他三个季节。

  二十年前,我们一起在四元桥下散步,沿着一条宽阔的水沟,从四元桥走回我的学校,你还记得有一对小情侣从草木间慌慌张张地跑出来吗?我至今记得那个女孩梳的辫子,男孩穿着深褐色的夹克。那是夜里七点半钟,二十年前的十月中旬,北京已经开始有了进入冬天的迹象,转向微黄的树叶和变瘦了的草梗子。我们认识的时间超过了二十年,超过了我的半辈子,超过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条件下有些工人一生的工龄。你总是说,我的手适合弹钢琴或者做妇科手术,我观察了一番你的手之后发现,它们有绝望的倾向,你想要自杀的次数一定超过我,很多倍,那段时间,那之后,你成了一个不可救药的无所谓者。二十年前,我们一起在四元桥下散步,沿着一条宽阔的水沟,从四元桥走回我的学校,你还记得有一对小情侣从草木间慌慌张张地跑出来吗?我至今记得那个女孩梳的辫子,男孩穿着深褐色的夹克。那是夜里七点半钟,二十年前的十月中旬,北京已经开始有了进入冬天的迹象,转向微黄的树叶和变瘦了的草梗子。我们认识的时间超过了二十年,超过了我的半辈子,超过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条件下有些工人一生的工龄。你总是说,我的手适合弹钢琴或者做妇科手术,我观察了一番你的手之后发现,它们有绝望的倾向,你想要自杀的次数一定超过我,很多倍,那段时间,那之后,你成了一个不可救药的无所谓者

  明天我再告诉你我最近的生活心得,挺有趣的。

  今天,我从我的工作里抬起头来,阳光已经软弱无力,可以用来写信的时间照例浓缩成了一个小时,实际上我不想把时间弄得如此分秒必较,如果我是个赌徒,给你写信不亚于走入一个巨大的赌场,如果我是喜好吃荔枝,给你写信就是生活在荔枝园内的盲人,醒来伸手摘荔枝,而且荔枝当季。

  昨天跟我的导演朋友请教,她如果想要拍一个电影,有了故事,接下来怎么实现呢,她说,首先要找演员,找什么人来演什么角色,然后要找拍摄的空间,找那些场景去实现这个故事的发生地。然后她需要美术让场景的细节具体化,而灯光让当日的场景光线和氛围合乎她想要的准则。所以,关于氛围,我当然有很多心得,写小说本质上就是制造氛围,情节推进并不是唯一重要的东西,有时候,小说可以大段大段地缺乏情节,人物啥也不干,也不说话,也没有表情,你营造了街巷的氛围,营造了天空和街巷的关系,营造了一个小城在午夜两点仅有的一点灯光,和树影与月色的关系,这不是抒情散文,想想之后一个女人独自一人走进林间,她躺下,她打算好好地休息一下,从她的家庭里面逃脱出来,不做妻子也不做母亲,只是跑到小树林里手脚张开地睡一觉。小镇上的郊外,初冬天气,晴天,有微弱的光,独自出门的女一号,她要干的事别人无法理喻,但是在小说里面是合情合理的,这就是氛围给了她空间以及情绪的合理性。

  我花了很多时间研究什么样的氛围里,发生什么样的事会比较好。情欲的氛围一定要罗曼蒂克的嘛?不一定,有反差的氛围也不错,在公司的杂物间,一对男女打算在仓促中来一发,同事们的午休时间,白炙灯高悬发出一点儿噪音,她坐在窗台上背对着光,可以想像,逆光把她勾勒出来身体的形态,也许她比较胖?男一号迎面顶上,如此而已,他们能够听到电梯间电梯到达叮咚的一声,或者幻听到工人来杂物间敲门,慌乱,激烈,短促,释放。挺好的。足够有质感的氛围,值得为此死一个人物,值得他吼叫,值得她奔跑,值得所有的人向同一个地方张望,光线昏暗的狭小空间,开阔的废墟,一望无际的草原里,一辆正在暗夜中开来的车,我喜欢故事发生在冬天胜过其他三个季节。

  二十年前,我们一起在四元桥下散步,沿着一条宽阔的水沟,从四元桥走回我的学校,你还记得有一对小情侣从草木间慌慌张张地跑出来吗?我至今记得那个女孩梳的辫子,男孩穿着深褐色的夹克。那是夜里七点半钟,二十年前的十月中旬,北京已经开始有了进入冬天的迹象,转向微黄的树叶和变瘦了的草梗子。我们认识的时间超过了二十年,超过了我的半辈子,超过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条件下有些工人一生的工龄。你总是说,我的手适合弹钢琴或者做妇科手术,我观察了一番你的手之后发现,它们有绝望的倾向,你想要自杀的次数一定超过我,很多倍,那段时间,那之后,你成了一个不可救药的无所谓者。二十年前,我们一起在四元桥下散步,沿着一条宽阔的水沟,从四元桥走回我的学校,你还记得有一对小情侣从草木间慌慌张张地跑出来吗?我至今记得那个女孩梳的辫子,男孩穿着深褐色的夹克。那是夜里七点半钟,二十年前的十月中旬,北京已经开始有了进入冬天的迹象,转向微黄的树叶和变瘦了的草梗子。我们认识的时间超过了二十年,超过了我的半辈子,超过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条件下有些工人一生的工龄。你总是说,我的手适合弹钢琴或者做妇科手术,我观察了一番你的手之后发现,它们有绝望的倾向,你想要自杀的次数一定超过我,很多倍,那段时间,那之后,你成了一个不可救药的无所谓者

  明天我再告诉你我最近的生活心得,挺有趣的。
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